成都试管供卵产子

栏目分类:

孕脉健康努里耶夫医院|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孕为什么如此受欢迎

[成都的男孩子]

近年来,格鲁吉亚试管婴儿开始飞速发展,其知名度也越来越高。不少不孕不育患者其实想要尝试一下,但是又害怕踏出第一步,希望找到不少同类人先给自己探探路。于是便有了今天要讲的东西,格鲁吉亚做试管有多少人去过?格鲁吉亚试管婴儿医院的医生一天下来,起码会面诊10几个不同的不孕不育家庭,所以格鲁吉亚做试管肯定是有人去过的,虽然成功与失败都有,但是毕竟成功率摆在那里,成功人数肯定是占比例更大。

格鲁吉亚试管婴儿代孕为什么这么受欢迎?(推荐文章《相比自然怀孕,格鲁吉亚试管婴儿的优势在哪?》)

首先,格鲁吉亚试管婴儿的发展其实是比国内早二十年的,生殖科研氛围好,在试管领域法律限定少,政策较为开放,正所谓孰能生巧,发展的时间比国内早,所以经验也会累计的比较多,技术也会更先进,技术和手术医生做得多了就自然会很熟悉,也拥有了非常丰富的临床经验。所以也是比较权威靠谱的。

其次,格鲁吉亚的就医环境是比较好的,由于格鲁吉亚是医疗旅游国家,国家政策对医疗领域比较严格,所以格鲁吉亚的医疗体验是十分好的,微笑制服务,每一个医生都是一对一针对性地负责制治疗,而国内的操作模式是流水线,每个医生要同时治疗非常多的病人,时间精力十分有限的,所以不能够做到对每一个患者进行一对一的服务,所以在细节方面,格鲁吉亚医生会比国内医生做得更好。

再者,格鲁吉亚的试管婴儿流程比较简单快捷,也十分方便,只需要做到提前预约医生,既可,也不需要排队等候,浪费时间在不必要的等待上面,国内在等的过程中会让患者感到十分的急躁不安,这样会影响患者的心态与心情,这都会导致试管婴儿的成功率降低,最后导致手术的失败。因为在做试管期间,心态是十分重要的,也是影响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所以不必要的等待都会引起患者的不满,从而导致心情变差,成功率下滑。

而且,由于格鲁吉亚法律法规政策是比较宽松的,只需要夫妻双方身体达到做试管婴儿的标准即可,患者只需要准备好结婚证、夫妻双方护照和身份证就可以了。由于格鲁吉亚试管做的主要是第三代试管婴儿,第三代试管可以做PGS/PGD筛查基因和23对染色体,其中就包括了X、Y性染色体,可以满足到国内的朋友想凑一子一女的需求,而且通过筛查后,胚胎一定会是健康的,从而可以保障了生育的质量,实现优生优育。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格鲁吉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格鲁吉亚试管的成功率大约在70-75%,这与先进的实验室,专业医生团队和高水平的服务是息息相关的。

代孕与试管婴儿为什么一个被明令禁止,一个却被允许呢?

最近,郑爽和张恒在美代孕一事引爆网络,重新把代孕一词引进大众视野。2001年,我国卫生部就颁布了《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明确禁止任何形式的代孕。谈起代孕,难免就有人想起来试管婴儿,作为辅助生殖技术的一种手段,试管婴儿面对的讨论也没少过。今天医羽就来讨论一下这两者有什么区别,为什么一个被明令禁止,一个却被允许呢?

我们都知道自然怀孕的过程:女性卵巢中的卵子,每个月会有一枚卵子发育成熟,然后在输卵管中等待着精子的邂逅。一旦遇到了精子,精卵结合就会形成受精卵,在之后的日子里不断发育,并在子宫中着床不断发育成胎儿,等待胎儿发育成熟之后,通过自然分娩或剖腹产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是自然怀孕生子的过程。

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如输卵管堵塞,子宫环境差,男性弱精,无精等,一些夫妇很难完成自然受孕。所以不得不借助辅助生殖的办法在人体外完成授精。

试管婴儿就是体外受精-胚胎移植技术的俗称,是分别将卵和精取出后,置于培养液内使其受精,再将胚胎移植回母体子宫内发育成胎儿的过程。代孕和试管婴儿很不错的区别就在于如果将胚胎移植到亲生母亲子宫内就是试管婴儿,如果移植到其他女性子宫内就是代孕。

通常试管婴儿为了提高受孕概率,会为女性打促卵针,由于女性每月会排出1颗卵,只有少部分会排出2颗。促排针可以同时促进多枚卵子发育成熟。然后医生通过取卵针取卵,再在体外通过人工授精的方式让精子和卵子相遇,培养发育成胚胎。之后,试管婴儿就和自然怀孕的过程一样,胚胎在母亲子宫内发育,成熟后会通过自然分娩或是剖腹产的方式来到这个世界上。

试管婴儿是帮助不孕不育夫妇实现生育的一种诊疗技术,和试管婴儿相比,代孕并不是技术存在问题,很不错的争议点在其所牵涉到的伦理道德问题。代孕是寻找一个女性的子宫当作容器,我们反对代孕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猎物,不管学历高低,收入多少。谁能保证自己绝对不会“被自愿”走向代孕道路呢?在大部分人眼中,代孕把女性的子宫当作生育工具,把新生的生命当作商品买卖,甚至可以随意丢弃,这不止损害女性健康、物化剥削女性,更败坏人伦道德。

而且代孕还会带来一系列的弃婴风险,乌克兰被称为“欧洲子宫”,有纪录片揭露乌克兰代孕产业阴暗面,女性沦为生育工具,缺陷婴儿被抛弃。代孕过程中夫妻双方离婚,导致婴儿无人养育,代孕之后对胎儿性别不满意,也会导致弃婴或者堕胎,使得男女比例失衡等。更可怕的是,代孕有可能会导致黑色产业,比如:器官移植,把孩子当作商品售卖。这也是为什么虽然代孕和试管婴儿只有一线之差,却一个被明令禁止,一个却被允许的原因。

为了当爹,他花一百万代孕,这在每年10万例试管婴儿的我国是个小case|夜行实录0031

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的故事

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而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

从而达到娱乐和警示的目的

远东国立大学

结果李超又给我打过来,我又挂断,他又打。

周庸从走过的金发妹上收回眼睛:“徐哥,你就接吧,电话欠费我给你交,一直响太烦了!”

我接起电话:“超儿,我跟俄罗斯呢,国际长途,长话短说。”

李超嗓子有点哑:“我儿子丢了,希望你帮我找一下。”

我上一次见李超,还是15年年初,我俩在牛街的聚宝源吃火锅。

聚宝源,他家的肉不错

他当时在朝阳门南大街的中粮上班,做财务。他刚和老婆领了证,要办结婚典礼,来给我送请帖。

我问他做婚前检查了么,他说没做:“不想做。”

我问他为什么。

李超喝口酒:“怕丢人,就咱俩,实话实说啊,我怕我检查出精子质量不行。你知道我上学那会就爱自慰,我听人说这个特别伤,再检查出个不孕不育什么的,太丢人。”

每二十个人里,就有三个不孕不育

我说超儿:“你是不是把简单东西想的太复杂了,婚检根本没有检查精子质量这说!”

“而且你这是个常识性错误,手淫对身体是无害的!”

打飞机对人无害

李超听我说完还不信,我只好掏出手机给他找了大量的证据,俩人一边吃着火锅,一边讨论自慰的事。

知道自慰不影响精子质量后,李超过两天带媳妇去专业的体检医院做了个全面检查,结果李超身体确实没什么问题,但他媳妇却查出了点毛病——她输卵管和子宫都有点问题,受孕几率将会非常低。

夫妻俩个都是爱孩子的人,伤心了几个月后,决定采取一种极端办法——代孕。

他决定采用代孕的方式来当爹

代孕在我国算是个灰色产业,在2015年12月27日之前属于违法行为。

但那天公布的《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修正案》里,“禁止以任何形式代孕”的规定被删除,虽然卫生部还是禁止医疗机构参与其中,但依照法无明文规定不罚的原则——代孕并不算违法了。

线上线下很快出现了各类的代孕机构。

代孕在我国几乎变成了一项刚需,纽约时报报道,中国国内对代孕的需求太大,“供不应求”,每年的业务增长量在30%左右。截止到14年,中国约有1000家提供代孕服务的公司,通过代孕诞生的婴儿数量在10万名以上。

而李超的孩子,即将成为其中的一个分子。

虽然我们不常见,但这种公司正在越来越多

但接到他帮忙寻找孩子的求助电话,我和周庸买了下午韩亚航空直飞北京的机票,坐了近八个小时回到了北京。

一下飞机,我们立即打车去了李超家。

李超家在南弓匠营胡同的小区里,这是个超过十五年的老小区,李超去年搬到这边,是因为这是对口史家小学的学区房,将来孩子上学方便。

该小区

我和周庸上了楼,李超招呼我们进屋,在客厅坐下,他媳妇给我们倒了两杯水就回屋了。

我问李超他儿子怎么丢的,是否报警。

李超摇头:“没法报警,孩子的出生证明还没办,没法证明是我的——甚至没法证明这孩子是存在的。”

2015年10月11日,经人介绍,李超找到了一家叫***生育中心的代孕机构,地址在朝阳区**地,李超到了***生育中心。

borderleft:solid0.4em#000000;

padding:1em;">第一种

是人工方式,也是“合作”双方最能够接受、最普及的方式,即在代孕者排卵期,男方体外排出精液,女方用注射器吸取注入子宫;

第二种

是自然方式,即通过双方协商,在代孕者排卵期,发生非婚性行为导致怀孕;

第三种

就是试管方式,也就是传统意义上的“借腹生子”,由客户提供已经受孕的卵子,植入代孕者体内,这需要有资质的医院配合;

第四种

是盲捐方式,即只需要代孕者提供卵子,在有资质的医院提取。

width:0.38em;

overflow:hidden;

backgroundcolor:#ffffff;

margintop:3em;

float:left;">

height:0.5em;

width:0.4em;

opacity:0.8;

margintop:0.2em;

backgroundcolor:#000000;">

height:0.5em;

width:0.4em;

opacity:0.5;

margintop:0.2em;

backgroundcolor:#000000;">

height:0.5em;

width:0.4em;

margintop:0.2em;

opacity:0.3;

backgroundcolor:#000000;">

李超选择了第三种,试管培育受精卵,然后借腹生子——这能保证孩子的基因完全来自于自己和妻子。

我说不对啊:“这事就专业的医疗机构能做,但卫生部门又不允许医院干这个,他们是在哪儿给你们培育的受精卵?”

李超:“我也不知道,蒙上眼睛,开车把我们带到一个地方,采集完精子卵子又蒙上眼睛把我们送回来了。”

某家代孕公司取精过程

我点头:“多少钱?”

李超:“一百二十万。”

周庸:“卧槽,这么贵!”

李超点头:“我们选了最贵的套餐,代孕的姑娘长相身高都不错,学历也是本科以上的。”

超哥选择的高级套餐

“今年八月初,孩子生下来了,是个男孩。因为听说吃母乳能提高免疫力,我打算先放在代孕妈妈那,吃几个月母乳再抱回来。”

我说你确定那孩子是你的么?

李超:“应该是,他们说先做亲子鉴定再付尾款。”

我点点头:“孩子到底怎么丢的?”

据李超找的代孕妈妈说,那天晚上她推着小孩在楼下玩时,孩子被两个男人抢走了。

周庸:“徐哥,我觉得可能是人贩子做的。”

我问他为什么,周庸拿出手机:“最近这条消息都刷爆朋友圈了,二百名人贩子进京偷小孩。”

我说你TM就不能少看点谣言:“这谣言几年前就有了,早辟谣了,不过基本每年都传一次,也不知道谁这么闲!”

这谣言每年都有人发

我让李超把代孕姑娘的地址给我,我去和她聊聊,看能否发现点什么。

告别了憔悴的李超,我和周庸打了一车,周庸问司机能不能抽烟,师傅说可以。

周庸按开车窗,递给我根大庄园:“徐哥,你是不是怀疑那中介公司?”

我把烟点上:“是,快做亲子鉴定的时候,孩子丢了,也太巧了。而且李超前期已经交了八十万了,就算孩子找不回来,这钱估计也退不了。”

周庸点点头:“妈的,长途飞行太累,先回家睡一觉再说吧。”

第二天上午,我和周庸开车来到酒仙桥附近的阳光上东。

该小区

这算是北京环境比较好的小区,最小的一室一厅户型也得有八十到一百平,月租金一万以上。

按照李超的豪华套餐,高档小区一人一套房,有保姆照顾的生活,起码要持续到哺乳结束——虽然现在孩子找不到了,但代孕的姑娘还住在这。

我和周庸走到*号楼按了门铃,上了6楼,一个姑娘站在走廊等我俩,她看起来也就二十多一点,可能是刚生完孩子的原因,整个人看起来丰满水嫩。

把我俩带进屋后,她让我俩在沙发坐下,转身去给我们倒水。

周庸凑过来,小声告诉我:“徐哥,她胸前是湿的。”

我说可能是涨奶了:“因为孩子被偷走,没有人吸乳,乳汁排不出去造成的。”

周庸:“那她是不是没穿胸罩?”

我让他正经点,姑娘这时倒完水回来,把两个纸杯摆在我和周庸面前:“孩子父母急坏了吧?”

我说是:“盼了那么久的孩子丢了,能不急么。”

代孕姑娘:“我也急,孩子要是找不着,我一分钱都拿不到,这一年的子宫算是白租给别人了。”

我问她和这家代孕机构以前是否有过合作,她说有:“这是第二次合作了,之前也生过一次。”

周庸:“啊?你生下的孩子,给别人,你不心疼么,而且感觉孩子丢了你也没那么伤心。”

我说那这是你第三次生孩子?

她说是:“我11年大学一毕业就结婚生子了,而且代孕机构招人时,招的都是生过一次孩子的人,怀孕时有经验,能降低流产的风险,节省成本。”

我点头:“上次找你代孕的是什么人?”

她说是两个gay:“我们有个代孕妈妈群,有时会互相交流点心得——找我们代孕的,最多一种就是身体有问题没法生育,剩下就是上年纪的失孤人群以及同性恋。”

我背后给周庸做了个“拖住”的手势:“我上趟洗手间。”

我走向洗手间,周庸往前探看着她:“现在身体恢复差不多了?”

代孕姑娘觉得他贴太近,有点不好意思:“还好。”

我趁机开门进了她的卧室,从兜里掏出手套戴上,轻手轻脚的翻翻找找。

在床底下一个Samsonite行李箱的夹层里,我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和户口,户口上确实如她所说——已婚,育有一子,学历是本科。

听见周庸手机响后,我数了五秒,打开卧室门闪进了卫生间,按下了马桶的冲水键。

她以为我是上厕所,实际上我去了卧室

洗个手走到客厅:“有点坏肚子,没什么事咱走吧?”

出了小区,我和周庸站在车边抽烟,周庸:“徐哥,下一步什么计划啊?”

我说我刚才拍下了她的身份信息:“先验证一下真假,要是她身份什么的都没说谎,证明这人心里应该没什么鬼。”

周庸:“怎么验证身份真假啊。”

我告诉他通过学籍:“你学着点,我现在拿着她的身份证号去注册学信网——这网站实名注册后可以查看学籍信息和学历信息,注册手机号什么的不用和身份证绑定,而且大部分人都没注册过。”

周庸:“卧槽,那别人掌握了我的身份信息后,是不是也能掌握我的学籍信息?”

我说是。

成功注册后,我查到了她的学籍,***大学的07级,大学毕业的年纪和户口上孩子出生的年龄正好能对上——证明她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

查到的学籍信息

周庸:“咱下一步是去查那代孕机构?”

我说是:“打算假扮成有需求的客户,去那代孕机构看看。”

周庸:“刚才那代孕姑娘说,去哪的基本三种人,没生育能力、同性恋、失独的中老年人。”

“失独老人你肯定演不了,岁数不够大,不孕不育和同性恋你选一个吧,要不咱俩合伙演次同性恋吧,我觉得也挺有意思!”

我说我选不孕不育,然后拿起手机给田静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时间。

下午两点,我和田静到了朝阳区的圆梦生育中心。

圆梦生育中心

到了前台,一个正装小帅哥热情的迎了上来:“您好,是熟人介绍还是网上找来的?”

我说我是在百度上搜到的。

他笑着点点头:“那您搜出的前两条应该都是我们,一个月二十多万广告费呢!”

他给我们介绍了一下他们的情况:“我们和北京的几家三甲医院都有合作,用的都是美国的第三代试管婴儿技术,可以随意选择性别。”

我说卫生部不是不让医院和医护人员参与代孕,否则吊销执照么?

卫生部现在扔不允许医护人员参与辅助代孕

他摇摇头:“现在这都是大趋向,要真不让,国家为什么把这个从违法行为中摘除了呢,美国法律为什么允许呢,是吧?”

“这东西还是有存在的价值。”

田静看着我:“要不咱别做这个了,收养一个吧!”

小帅哥笑了:“姐,您这么说就是不懂行了,来我们这儿好多人都是去收养小孩没收养到的。”

“中国有4000多万不孕不育人口,按照这比例算,不孕不育家庭的收养需求超过一百万,民政部公布说,中国仅有61.5万孤儿,而官方的福利院仅十几万人,需求和正规渠道可收养人数差不多10:1。”

“您知道这竞争多激烈么?我听来我们这办代孕的客户说,从福利院领养个孩子,交十来万,还得排上两年。”

在中国,领养也是个难题

我点头:“那你们这儿都什么价位啊?”

他说我们这儿什么价位都有:“您二位是想选哪种呢,自己生还是代孕,是全基因还是一半基因?”

我说全基因,找人代孕。

他拿出本小册子给我看:“要是代孕的话,我们这儿最低价格是三十七万起,最高的是一百二十万。“

我说有什么区别么?

他说当然:“从代孕母亲的质量,生活环境,一条龙服务,都不一样。”

”我们一百二十万的高级套餐,代孕妈妈都是高学历,高档小区独居配保姆,绝对安全稳妥,一年之后保准您能抱上孩子。”

我和田静假装对一百二十万的套餐很感兴趣,问了半天,田静假装犹豫:“一百二十万不便宜,我得再考虑考虑,我要是在你们这买了套餐,然后我反悔了,不想要孩子了,怎么办?”

他说那就按合同走:“您前期需要预付三分之二,剩下的三分之一在做完亲子鉴定后付,要是您中间反悔的话,预付的钱我们也不会退给您,但是尾款您也不用结了。”

田静:“那代孕的孩子怎么处理?”

她问的正是我也想问的,如果李超的孩子真是他们抱走的,他们很可能就是用处理代孕违约孩子的方式,处理李超的孩子。

他笑笑:“这等您签约以后我再仔细讲,对,我们这儿有免费的检查,您需要么?”

田静看了我一眼,我说去看看吧。

他把我们带到靠里面的一个房间,推门进去,房间不大,一张暗色的床放在左边墙边,前面摆着一台有些旧的B超仪。机器的屏幕很窄,管道、机身上都泛着一种令人不舒服的黄色。机器的一个小探头上,包裹着一个避孕套。

B超机

小帅哥向我们介绍,这是一种妇科B超设备,经过这项设备的检查,能够发现一些诸如输卵管异常、卵巢异常的变化,应用该设备也能发现使用促排卵药物后,卵泡的形成情况。

这时门口转进来一穿白大褂的眼镜男,看了看我,又看了眼田静:“有人来了,做检查么?”

田静摇摇头:“我今天有点不太舒服,咱先走吧。”

我和田静出门上了车,我说静姐可以啊:“演技真棒!”

田静:“不是你让我演的么,还必须像那种有钱生不出孩子的女人。”

今天为了装有钱人,我特意把周庸的M3开出来了,送我出来的小帅哥看见我们开的车,对我们热情的挥手告别。

开出了两条街区,我说有点不对:“好像有人跟着咱呢,后边那黑色迈腾我看着眼熟,刚才起车时就见到过。”

田静:“说不定你起车时看见那是个帕萨特,他俩长得也没什么区别。”

帕萨特和迈腾确实很难分辨

我说静姐还会吐槽呢:“今天教你个小技巧,有没有被跟踪,一下就知道。”

我在经过**路时忽然右转,田静:“你疯了,这是单行道,你逆行了!”

我说没事:“这是周庸车,只要不被交警抓住现场到时都是罚他,但现在咱可以确定后边那迈腾是跟踪咱的——这傻叉跟了咱一路,习惯性的跟咱右转了。”

田静:“这招确实挺好用,那要没开车怎么办啊,如何判断自己是否被跟踪。”

我说有一种比较好的方法,就是找个公交车站,假装漫不经心的等车,趁公交车关门前一秒忽然蹿上车——再回头看看那个你怀疑跟踪你的人怎么反应,就基本能确定他是不是在跟踪你了。

如果有人跟踪你,趁关门前一刻上公交

我和田静开车去了周庸家,看见我们进了地下停车场,那个跟着我们的黑色帕萨特挑头就走了。

田静:“你说他跟着咱到底干嘛?”

我说应该是看看咱有没有财力和心情支付一百二十万。

田静:“咱都开这车了他还担心咱支付不起?”

我点点头:“一百来万的车在北京不算什么,按照最近疯长的房价在好地段也就能买个厕所——住什么样的房子才能证明你的身价,这回看见咱俩进了别墅小区的停车场,他们估计对咱评判得上个档,估计会变得热情很多。”

果然,第二天下午接待我们的那个小帅哥就给我打电话,问我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说哥们,是这样:“我和我老婆最近感情出了点危机,想试试一起养个孩子能不能把这危机解决了。”

“也有可能过几天我们忽然就离婚了,到时候这孩子我俩都不要,怎么办,谁养着?”

小帅哥笑了:“哥,这事您别担心,我们保证能办的妥妥的。”

我说空口无凭啊。

他说这样吧:“我给您发一qq群,平时遇见有代孕中途出现问题的情况,我们公司都会在里面处理孩子,我把群号发给你,和管理员说一声,你加进去自己看吧。”

我用qq搜索了他给我的群号,是一个叫“有宝的妈妈像块宝”的群,我申请加入,管理员很快通过了我。

该qq群

这是一个有偿的,网上收养孩子的QQ群,群里的主力军是两种人——领妈和宝妈。

领妈是群里对收养者的称呼,宝妈则是送养一方。

渴望领养孩子的“领妈”拿一笔可观的营养费“宝妈”,卖准生证以及婴儿用品的也在群里出没。

按照群里讨论的平均价格,领养孩子的一方起码要给送养的一方十几万作为营养费。

我把周庸叫过来,给他看这个。

周庸:“徐哥,这违法么?”

我说当然违法:“已经够判刑了,把孩子送给别人,并拿一大笔营养费,即使是亲生父母也得判拐卖儿童罪。”

周庸:“这不算收养?”

我说当然不算:“中国的收养条件很严的,《收养法》规定了一大堆。”

“通过正当方式领养孩子,需要无子女、没得啥大病、保守收养隐私,未成年以前不得解除收养关系,不能打不能骂,不然就是违法。还要没犯罪记录,征信好看,收养人当地的居委会证明,派出所证明.…”

收养制度

“但这里面有个问题,我十分怀疑这些送养的人里有一些是人贩子,他们能通过这种群组将拐来的小孩卖掉。”

周庸:“所以你找我过来干嘛。”

“我对那家代孕公司进行检索,发现他们正在一个叫老板直招的软件上招人。”

“你去应聘一下,看看那些负责事情的人提成是多少,能否通过卖孩子得到比提成更高的利润。”

周庸晚上给我打电话:“徐哥,我知道了。”

我说卧槽,你怎么知道这么快,我中午刚叫你去应聘,下午你就全搞清啊。

周庸:“是啊,我跟他们经理谈待遇的时候,他就告诉我了,所以我干脆就没去上班,面试完就直接放丫一鸽子。”

我问周庸提出是多少。

周庸:“就你说超儿哥那一百二十万的大单,尾款到后能拿百分之十五的提成,比卖孩子赚得多。”

小帅哥给我介绍:“您要办一百二十万的套餐,代孕妈妈就住这儿,单独一屋,这最小的户型都是八十多平的,环境好,安保也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巡逻,在楼下有什么事一喊就到!”

我说等会儿:“你确定这儿治安这么好。”

他说当然:“我们公司高级套餐的代孕妈妈全住这小区。”

和他分开后,我又观察了一会儿,给周庸打了个电话:“咱俩上当了。”

周庸问我怎么了,我说那个代孕姑娘有问题:“她说在楼下推孩子玩的时候被人抢了,然后喊也没人帮。”

这小区是二十四小时巡逻制,我刚才站这儿看了一会儿,保安巡逻规律很严谨,不可能出现她说那种喊了没人帮的情况。

小区的安保制度非常好

我说是:“但我不理解她的动机,她为什么要把替李超代孕的孩子卖了呢,不是说最后能拿十五万么,也没差多少啊!”

周庸:“咱找到她就知道了。”

我说行:“你来的时候去取十万的现金,一张卡好像取不了那么多,卡够么?”

周庸:“没事,我卡多着呢。”

周庸到了以后,我俩上楼敲门,代孕姑娘打开门:“你俩啊。”

把我俩让到屋里坐下,又要给我俩倒水。

她说我就是被人抢了,别的我也不知道。

我说我知道:“那孩子连存在的证据都没有,我们拿你没什么办法,但我带了十万现金来。”

“你告诉我孩子去哪儿了,钱就给你,咱不谈其他的,我就想知道孩子在哪儿,成么?”

我说你再帮我一忙:“你给他打个电话,说你有一姐妹也想拿孩子换笔营养费。”

她看了看桌上的十万块,打了电话。

代孕姑娘选择了帮我们打电话

第二天下午,日坛南门,李超的老婆抱着一个我们用娃娃包的,看起来像是婴儿的包裹,站在路边等着人贩子。

日坛南门门口是光华路,两边分别通向二环和东大桥方向,我找周庸商量:“我估计他肯定怕咱跟踪,像中间的日坛路、秀水路这些小路路况不稳定,说赌就赌,我们就不要管了”

“他急着离开时肯定会选不会出错的地方开快车走,不是二环就是东大桥,干脆咱俩直接去那俩地方等吧,还不容易被发现。

我觉得他会走二环或东大桥方向

三点半,一台慢悠悠开过的锐志忽然停车,下来一个戴着面具的人,一把抢走李超老婆手里的东西,扔下袋钱,上车就走,顺着光华路向二环狂奔而去——中间减了一下速,估计发现了是假小孩,但怕有危险,没停车继续走了。

锐志

车停了一会儿,一个中年男人下车进了屋。

我告诉了周庸位置,让他过来和我汇合,天黑时一起行动。

十点多钟,天色黑的不能再黑,别墅所有的灯都关了半小时,我打开手机的摄像头对着别墅扫了一圈,看看是否有红外摄像头,确定什么都没有后,我和周庸换上消音的软底布鞋,猫着身子走到一楼防盗门处。

听里面没什么动静,我走到别墅后面对着厨房的小门,用铁丝轻轻的打开门锁,进了屋,我和周庸悄悄的四处找了一下,觉得最有可能关人的地方就是地下室。

我平时开锁的铁丝

周庸用手机打字给我看:“徐哥,要不咱直接报警吧。”

我拿过他的手机:“报警肯定得报,但咱得先把李超的孩子弄出来,他那孩子没出生证明,被警察带走后很麻烦。”

我让周庸在地下室门口帮我望风,极其缓慢的打开了地下室的门,走了下去。

地下室里有十几个孩子,大的也就五六岁,小的还是婴儿——他们每个人都睡的特别熟,桌上还摆着一盒史蒂诺斯,看来睡之前都被喂了安眠药。

又叫思诺思,Stilnox,通用名称酒石酸唑吡坦

总共有四个婴儿,我拿出手机分别照了一张,发给了李超。

李超很快回复:“第三张和第四张照那个是我儿子,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我说你先别感谢我:“第三张和第四张是两个孩子,不是一个人,到底哪个是你儿子!”

李超:“我真分辨不出来了,要不你都抱回来吧,大不了我都养着。”

我抱起两个婴儿,缓步上了楼,和周庸一起离开了这栋房子,坐回车里报了警。

成都查不育不孕价格

和超的聊天记录

半个小时后,看着两队警察冲进了别墅,我和周庸打着火,开向了李超家。

即使把两个孩子抱到面前,李超和他老婆也没认出哪个是自己儿子。

李超:“明天我去做个亲子鉴定吧。”

我说那玩意儿得一周才出结果呢:“孩子的乳母肯定知道哪个是你儿子。”

我和周庸按照代孕姑娘的户口信息,找到了她河北老家的家里,她开门看见我俩有点吓坏了,让她儿子回屋玩,转过身跟我们解释:“真不是我干的。”

我说知道不是你干的,然后拿照片给她看:“这两个哪个是你代孕生的?”

姑娘沉默了一会儿:“俩个都是。”

“他俩是双胞胎,我按照合同需要交出去一个,但另一个我可以自己留着,正好那人找上来,说要买小孩,我就答应了。”

“没想到他来了以后,把两孩子都强行抱走了。”

我和周庸坐在回京的高铁上,周庸:“这回超哥双喜临门了啊!”

我说钱也不少花:“黑市办个出生证得十万,他这回还得乘以二。”

婴儿出生证价格很高

周庸点头:“徐哥,你说这事其实挺可笑的,孩子丢了,警都不能报——因为没证据这孩子是存在的!”

我说是:“现在这事虽然不违法,但由于没有一点规范,行业内还是很乱。”

“咱有四千多万不孕不育人口,再加上同性群体和失孤群体,需要的孩子太多了,代孕几乎变成了一种刚需。”

“我觉得政府应该参与进来,像美国一样,规范这个行业。”

“这样既不会再出现生了双胞胎都不知道,也不会出现孩子丢了没法报警的情况。”

“虽然代孕有争议,那些渴求孩子而不得的人群,都能拥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代孕女性的权益安全也有保障。”

周庸想了想,点了根烟:“有道理!”

你们的打赏欲太强

[子承国际辅助生殖中心]

标签:

返回列表
Copyright © 2002-2030 成都金贝助孕网 成都金贝助孕网 网站地图